当前位置:历史之家首页 > 故事

松山战役血肉之躯与钢铁堡垒的

发布日期: 2019-09-10 23:39:07 浏览次数: 4 作者:

最为惨烈的要算滇缅远征军对付日军的松山战役,

在中国抗战史上,曾经发生过多场人与钢筋混凝土堡垒的对决,这场战役发生在1944年5月9月,战争历时96天。交战地点在怒江边上的松山,中方参战的部队是新组建的滇缅远征军第。

远征军投入攻打松山的总兵力达数万人。

中国军队指挥阵容更加强大?

包括炮兵配置。战场面积18平方公里;参战士兵基本上都是身经百战,战斗力十分强的。

而且中国军队还有绝对压倒的制空权和火炮覆盖能力?

大部分是矿工出身,

校官多得没法数了,仅将军就有数十名。日军守卫部队是第五十六师团下属的一一三联队,这支部队打多数来自日本九州福冈。日军最高指挥官。是一个少佐,这支日军一千三百人;其中三百名伤员,没有飞机。

火炮仅几门,

从数量看,这是一场以压倒多数对付少数敌军的不对称的战役,事实上,这是抗战,二战史乃至是世界军事史上最为惨烈的殊死血战之一,有种形象的说法叫"焦土抗。

这不是一场人的血肉对人的血肉战役。而是人与钢筋混凝土堡垒的对决,人是血肉之躯,钢筋混凝土堡垒多么强大!这仗怎么打?当中国军人还没有来到战场的时候。构筑了蚁穴一样的堡垒集群,矿工出身的日军已经把松山整个山体都给掏空了,这个堡垒集群的特点有二,一是。

每个据点群的核心是一个大型母堡。

怎样勾连。

日军在滚龙坡,马鹿塘,黄土坡,小松山,黄家水井;大垭口等险要地带。构筑了七个据点群,大堡套小堡,围绕母堡的是许多个子堡。堡群之间交通网络;像蜘蛛网一样。小堡互联;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堡垒?可以说没有一个日军是把这些交通要道走完过的。堡垒集群其实就是个复杂完善的防御设施体系,五连体。

散兵坑,

应有尽有,

二是坚固。

桶的外面还要覆盖上厚厚的沙土。

单兵掩体暗堡,藏马坑,物资隐蔽处。交通壕,生活空间等这些,相当于一个航空母舰的地下版;堡垒由三层结构。中间第一层是实木,实木外面是三十毫米的钢板。最外层是赛满泥土和乱石的汽。

用五百磅的重型炸弹去炸它。

面对如此强大的钢筋混凝土堡垒。

日军自己也多次做过实验。堡垒的坚固,里面的人只能隐约感觉有丝丝震动而已。就是放在今天用美军的钻地炸弹去轰,估计也是没啥效果,有军事爱好者研究后!说松山日军堡垒集群是"教科书式的防御阵地";堪称"军事建筑学上的杰作",中国军队怎么?

最初也是用飞机炸,大炮轰,然后人往山上一点点推进,结果是飞机和大炮根本没起作用,战士们把阵地每推进一尺,就要战胜一处日军堡垒,为了强攻,你想像那人的血肉之躯怎么能对付刚劲混凝土呢?中国军队组建了敢。

并悬赏要是拿下主峰,再发五千元,敢死队背着钱;而且是先把五千元法币发给战士门背在身上,流着泪,就冲出去了。但很快也倒下了,于是战场上中国军人的尸体到处都是:据当年攻打松山主峰的第八军荣誉第一师第三团的代理副团长崔继圣回忆说:战场上"第一是尸体,第二是。

没有地方下脚,

第三还是尸体"?有一天拖死人足足拖了一天;远征军第三零九团第三营卫生员李文德也描述过他去清理战场尸体的情景,拖了一天。尸体一个连一个,尸体一时拖不完,过一两个月再去拖时。尸体已经腐烂完了,但放在尸体上的符号还在,就把符号拿起来。

赵个小洞就把这些尸骨埋了,

登记完后把骨头捆了,基本上整个松山到处都埋有战士们的尸骨。如果说:我就用数字来说吧!第九军血战96天,老兵的回忆还不够把战事的惨烈说明白,先后发动9次攻击。大小战役根本就数不清,最后伤亡6074人,其中士兵阵亡3038人,军官阵亡10。

三零九。

三零八,

第三零九团的2千多人,

二四五团最后连一个连都凑不拢了,

松山战役,

第二四六。三零七。最后只剩20人。这是场中国军队全歼日军1300人的胜利,战役的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中日军队的伤亡比六比一。从军事的角度:

他在学校里不是学爆破的,

他刻苦攻关,

属于"惨烈获胜",那么大家还是要问?除了用尸体堆出来的胜利,那中国军队用的啥办法对付的堡垒呢?还真有人想出了个办法。这个人叫鲍直才,当时是年轻的工兵排长,学坑道的;最后将军们找到他,让他想办法,能不能弄个线路。让工兵挖一条坑道到主峰松山子高地主堡垒。

1944年8月20日清晨9时15分,

用简单的测量工具和所学数学知识,带领工兵挖坑道:最后确保了爆破组成功把三千吨炸药,准确填放到松山子主堡垒下方,日军松山主峰松山子高地堡垒被中国军队成功爆破了。他和他的战友们让日本人坐上了"人造火山"。据老人讲,从而撕开日军防御。

甚至还能闻到一种异样的气息,

成了的故事原型。这个以坑道对付坑道的战术。松山战场遗址还完好地保留着!并且是保存最为完整的二战战场遗址之一,去过松山的朋友,一定记得松山上,那数不清的战壕,坑道遗迹,以及中国士兵的尸骨,如今早都已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满山松林和蒿草中。当微风袭来,那是混合了泥土,硝烟和岁月的。

让人怀想感叹的气息!远征军司令卫立煌失去兵权,第八军军长何绍周调任第十九兵团司令,副军长李弥接任第八军司令;松山战。

与将军们军旅生涯的沉浮相比;那些为数不多的活下来的士兵在抗战后,更多的是默默无闻。老死。

他们能够活到看到日本军队投降的那一天;

就像战斗英雄鲍直才一样,

不过与那些已经长眠于松山的战友比起来,已经是最大的幸福。当他在六十五年后以九十岁高龄,重返松山战场时,禁不住潸然泪。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推荐链接
最近更新